投稿郵箱:wdwxtg@qq.com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
  • 正文內容

坐車

閱讀:407 次 作者:宛彥吉 來源: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:2019-05-10 12:04:00
基本介紹:

  我家住在郊外,上下班很不方便,幸而還有公交經過。然而這唯一的一趟公交卻很不守時,等車反而成了大家最痛苦的事兒。如果你的確有急事,也可乘坐稍微貴點的三輪,至于出租車是很少到這里來的,因為車主人是不愿為了少數的乘客而舍近求遠的。

  我的工作是給一些孩子培訓英語,課不多且大多安排在下午,所以常常是吃罷午飯才出發。今天的課也是在下午,當我在小區附近的路旁等車時,天氣正炎熱:盛夏的陽光很毒辣,烤得地面直冒熱氣,路上幾乎沒了行人的蹤影,田里的莊稼、道旁的樹葉兒也都蔫著葉兒,無精打采的,沒了一點生氣,只有知了反而精神,在樹叢中倔強地嘶叫著,惹得人越加煩躁不安。

  我的運氣并不佳,足足過了半個小時,依然沒有公交的影兒。我有些著急了,倘若然再沒車就要遲到了。唯一的法子就是坐三輪,然后轉車,可是這么熱的天,哪來三輪呢?也許三輪車夫們都在大樹下乘涼呢。我一面這樣想著,一面焦急地向路的盡頭張望,然而只有光禿的路面,在陽光下反著耀眼的白光。

  我感到自己正被絕望漸漸包裹起來,看來今天是必然遲到了。就在這時,突然拐角處轉出了一輛三輪,它正緩緩地向我駛來。希望立即注入了我的身體,我高興極了,顧不了炎熱,使出全身的力氣向前跑去。“老板,到金三角路口多少錢?”三輪車還未停穩,我便氣踹吁吁地喊道,一面不由分說坐上了上去。“給四元吧,就算是幫我的忙!”車夫有氣無力地答道。“三元就夠了,我經常坐的!”我大聲應道。心想哪有這樣要求顧客的,幫忙?……“好吧,我也是沒法子,你瞧我是個殘疾人!”車夫解釋說,似乎有太多的無奈。殘疾?我有些吃驚,不由地仔細打量起眼前的這個男子:背膀寬闊,一頭短發,粗布衣服已經洗得藍中帶白。我無法看清他的臉,因為他正背對著我。幸好剛上車的瞬間打過照面,有點兒模糊的印象:五十開外,方形大臉,略顯黃廋。他端坐在前方,緩緩地開車了。

  “你好像沒問題呀?!”我打量了一番,并沒發現他有什么殘疾,忍不住問道。“我的腿不方便。”他補充說。腿,哦,他坐著,所以我沒注意。仔細往下看才發現他的腿確乎僵硬地吊墜著,并沒有踩在踏板上。也正因為如此,盡管他努力地握著車把手,車身還是劇烈地搖晃著,我為自己剛才對他心存懷疑感到有點兒慚愧,連忙問道:“你這樣子,很辛苦吧?”“哎,這也是沒法子的事!”他停了一下,接著就開始聊自己的情況。

  我知道他是急于想傾吐自己的苦悶,我呢也不妨做一個忠實的聽眾。“其實我的病不在腿上,而是心臟引起的。”“那你趕快醫,好了就沒事了!”我說。“醫是醫了,就是太貴,上午我才去輸了液。”他繼續說道,“我這樣一個人,那有錢呢,這不……”他不再言語。“那你沒子女、老伴嗎?干嘛不讓他們照顧你呢?”我好奇地問。“老伴早去世了,有個女兒,遠在北京。”“哦,你這么嚴重的病,她都沒回來?”我幾乎有些憤怒了。“是我沒告訴他實情,她一個人在北京忙得很,回來要影響工作。她打電話來,我就說好多了。”我感到一股酸楚涌上心來,竭力控制自己的語調。“那你怎樣生活?.…..”“政府給了點救濟,但是醫藥費很貴,只能在小醫院治療。呵呵…..”他笑了起來。“醫生說我只能活半年,你看我現在還能跑車掙錢,不錯吧?”“是的,像你這樣的,真不簡單!”我由衷地贊賞道,我想他應該是面露笑意了吧。“那也是沒法子的事,能跑多久是多久!”我的鼻子一酸,怕自己就要失控了,便不再問他。他繼續說著,“吃飯比較難些,我拄木棍子勉強能應付。有時在外面吃點面條也行。”

  我無法再問下去了,幸而他也沒再講下去。三輪車搖搖晃晃地顛簸而行,臨近城區道路上已經有了稀疏的行人。我看見了他們健康快樂的笑顏從我的眼前閃過,我的心反而越發的沉重,像鉛似的沉重。

  “金三角路口到了!”我說道,把早已準備好的五元零鈔遞給他。我不敢看他的臉,只是惶急地說:“不用找了!”,然后匆匆逃走了……幾周以來,我一直希望再看見那個車夫,但又有些怕見他。然而終于沒有再見……

標簽:小說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极速快三稳赚 怀来县| 日土县| 舟山市| 宜昌市| 突泉县| 五寨县| 荣成市| 蚌埠市| 出国| 手游| 综艺| 治县。| 马尔康县| 天镇县| 凤庆县| 醴陵市| 子长县| 共和县| 建湖县| 新绛县| 武宁县| 开化县| 基隆市| 绥棱县| 龙里县| 晴隆县| 钦州市| 额济纳旗| 余姚市| 苍梧县| 托克逊县| 西充县| 资讯| 余姚市| 古浪县| 荥经县| 弥勒县| 屏东县|